寧夏靈武市郝家橋鎮漫水塘村的多名家長向新京報爆料稱,村裡教學點一半學生(13名5到8歲女童)遭到教師性侵,性侵頻繁發生或持續至少一年。家長稱警方已控制該教師,並對女童做了醫學檢查,但未告知檢查結果。靈武市教育局和警方以“沒聽說”和“不清楚”分別回應新京報記者的採訪。(5月1日《新京報》)
  教師性侵女童事件在沉寂了一段時間之後,某些禽獸老師又開始興風作浪,就連寧夏這麼偏遠的地方也未能幸免,可見,徹底鏟除這顆危害幼女的毒瘤難度不小,且尚需時日。
  我們註意到,女童遭到性侵的地方乃非常偏僻的鄉村學校,換言之這個地方經濟不發達,信息很閉塞,因此老師乾出這等醜事並不讓人感到意外。原因很簡單,這名叫做黃振興的老師,全校只有他一個人在教書,毫無約束與監督機制,這就為他瘋狂作案提供了便利,加之被性侵的都是幾歲的女童,根本不懂得自我保護,往往5毛錢、一元錢即可性侵得手。
  我很奇怪,這麼偏僻的地方,這麼多女童上學,主管部門只安排一名男老師教書,怎麼就放心得下?不是我度小人之心,在禽獸教師層出不窮的今天,為了以防萬一,官方寧可加強戒備,也不可掉以輕心。
  我更奇怪,老師性侵女童事件發生後,警方雖然也介入了,可是對女童的檢查結果卻閉口不言,唯恐泄露了天機,特別是記者提出採訪要求時,所有官方人員似乎都統一了口徑,以“沒聽說”和“不清楚”加以回應,很明顯,這是“上面”的意思,不然怎麼就採訪不下去呢?
  官方躲躲閃閃,說到底是某些領導害怕家醜外揚,更怕受到問責。這種捂蓋子的做法很不明智,只能說明某些領導內心很緊張、很空虛,最好的辦法就是主動承擔責任,向公眾特別是受到性侵的受害方誠懇道歉,同時做好後續亡羊補牢工作,如此才是正確的做法,也才能得到公眾的諒解。
  文/李忠卿  (原標題:教師性侵女童,官方為啥躲閃�
創作者介紹

剪髮

ak04akmw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